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版 > 正文
热门专题: 抗战胜利的条件、代价和意义
更新时间:2019-06-11

  抗日战争的胜利,是在中国长期、艰苦的对日战争中,逐渐改变中日两国战争力量的对比,逐步具备对日反攻、取胜的条件,以及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进程的推动下实现的。

  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是建筑在其军力、经济力和政治组织力都比中国强大的这一基础上的。但是,由于日本是一个小国,本土只及中国的1/28,人口不到中国的1/6,国内资源贫乏,因而随着战争的爆发、扩大和长期化,日本赖以发动战争的这一基础发生了变化。

  在军力方面,日本军队数量、装备和训练均优势于中国,战争进行期间,日本又拼命地扩军和扩大军需装备的产量。但是,随着战争的扩大和长期化,日本在军队数量、军队装备和训练上的优势逐步的消耗和失去。仅在抗日战争初期的1年零3个月时间里,日军在中国战场上的伤亡即达40多万人,损失飞机375架,舰只176艘。此后,其伤亡和消耗逐年增加。虽日本不断征兵扩军,军队数量不断增加(1944年日本走进侵略战争行列的大约有900万人[1][①]),但其训练和装备无法得到保证。据计,战争的前几年,日本的武器生产为逐年增长,但到1944、1945年便明显下降。其中,舰艇由1943年的149700吨降至1945年的89030吨;飞机由1943年的17510架降至1945年的5130架;火炮由1943年的4815门降至1945年的1058门;坦克由1943年的776辆降至1944年的342辆和1945年的94辆;其它陆军兵器产量也同比下降。[2][②]反观中国,战前的中国军队,无论从数量到装备都与日本有很大差距,战争进行期间又付出了惨痛的牺牲和极大的消耗。但是,随着全国抗战的持续,中国军队在数量、装备和训练上的优势逐渐显现出来。在战争初期的1年零3个月时间里,中国军队伤亡上百万,但迅速补充了200万,从军队数量的绝对值上看是增加了100万。随后,中国军队不断的增加,到抗战胜利之际,国民政府军队由战前的45个军200多万增加到98个军430多万;中共党领导的军队由战前的不足3万增加到120万。中国军队总数超过500万。同时,由于战时军备生产、战场缴获及国际援助,中国军队的装备不断改善;由于战争的实践和训练,中国军队的训练也得到提高。

  在经济方面。战前的日本具有较强的经济力,并作了长期的战争准备。但一旦战争打响并陷入持久状态,日本的经济准备便逐渐不能适应战争的需要并逐渐走向崩溃。就军费而言,继1931年至1936年间开支50亿日元军费之后,其军费开支逐年递增。1937年为32.7亿日元,1941年为125亿日元,1944年为754.6亿日元,军费在国家财政支出中所占的比重,由1936年的47.7%上升到1941年的75.7%和1944年的87.6%。[3][③]

  (资料来源:转引万峰著《日本资本主义史研究》,湖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240页。)连年如此巨额军费,迫使日本政府只能依靠在国内大量发行公债,增加税收及加紧占领区的掠夺来弥补。同时,由于日本在战前和战时采取了牺牲其他许多经济部门的办法来全力发展军事工业的,这就破坏了日本经济的自然结构,触犯了平衡发展的经济规律。这一作法,如果在短期内还看不到其负面影响的话,那么,随着战争的扩大和长期化,必然显示出其对单一军事工业的反作用力,从而导致整个经济体制的解体。这样,日本的整体经济力急剧衰退直至走向崩溃。反观中国,战前的中国经济大大落后于日本,战争中又遭到了极大的破坏,且承担着长期抗战的消耗。但是,由于中国地大物博、经济资源丰富;由于无论是中共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还是国民政府管辖的西南大后方,均制订和实施了一系列正确的战时经济政策和措施,赢得了社会经济的不同程度的发展。敌后抗日根据以陕甘宁边区为例,1940年粮食产量比1937年增长了70%,1943年到1945年,开始达到“丰衣足食”的程度。1945年在中共党提出的“生产节约,长期打算,积蓄物资,准备反攻”的方针下,经济建设取得了进一步的成就。而在西南大后方,1938、1939年的农业获得了丰收,粮食和经济作物都有一定程度的增长,商品经济也有明显的发展。工矿交通业,无论是重工业还是轻工业,无论是机器工业、还是手工业,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且发展速度超过了第一次欧战时期的“黄金时代”。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无疑增强了中国与日本抗衡的物质力量,创造了抗日战前胜利的必要的经济基础和条件。

  在政治组织力方面。战前日本的政治组织力比较强。但由于战争的久拖不决和经济的崩溃,促成了国内政局的不定,政治危机的出现。这种甚至政治危机,首先表现为国内阶级矛盾的激化。由于日本发这场战争,不仅使中国直接遭受战争灾难,同时也使本国人民承受另一种牺牲。从根本上说,战死在中国战场上的日军军队,还来自于日本的民众,只不过是受了政府训练和熏陶的日本民众。同时,战争改变了日本民众和平时期的生活方式,降低了日本民众生活的水平和质量。以日本民众的工资收入为例,如设定1937年工资指数为100的线年以后更急剧下降。且由于物资短缺,市场紧张,通货膨胀,致使实际收入更低。此外,由于自然经济结构和体系被破坏,大量民营企业倒闭,又引起大批民众失业。据计,1938年的失业人数达180万,此后逐年递增,致使许多日本民众失去了生活的依靠。战争后期,日本市场上的物资紧缺,铁缺“稀少得象黄金”,以致买一口铁锅都十分难得,棉原料棉织品全部脱销。食粮采取定量配给,澳门葡京赌侠诗。1941年的食粮定量为330克,1944年减至300克,许多日本民众“处于饥饿、寒冷、囚首垢面的状态”。这些,滋生了日本民众反战心理、反战情绪,导致了许多劳资纠纷和租佃纠纷。1937年,劳资纠纷为2126次,租佃纠纷为6170次。1938年,租佃1941至1944年间的租佃纠纷为10648次。严重的政治危机还表现在日本统治层内部的分歧、矛盾的日益尖锐化。战争的长期化及其由此引发的种种问题,日本统治层不曾预料也根本无法解决。在这种背景下,日本内阁反复更迭。从1937年全面侵华战争打响到1941年太平洋爆发,日本有6届内阁相继垮台。1941年太平洋爆发到1945年战争结束,又有4次内阁更迭。其更迭的频繁程度为世界史上所少见,政治危机可见一斑。乃至日本天皇也已为战争所疲倦。其间,天皇身边工作的人员多用“消瘦”、“憔悴”、“垂头丧气”等辞令刻划天皇的形象。

  (资料来源:转引自罗焕章、支绍曾著《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军事科学出版社,1987年,第470。)

  反观中国,由于抗日战争是一场民族自卫战争,从而使中华民族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民族凝聚力和强烈的爱国热情。因而在整个抗战期间,全国各族人民,不分阶段阶层,不分党派团体,不论男女老幼,都被迅速动员和组织起来,以各种不同方式投身战争。其间,广大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始终站在抗日救亡运动的前列,为动员和唤起民众起了巨大作用。广大青年,无论是大后方的青年还是抗日根据地的青年,都涌跃参军参战,走向对日作战的前线个月时间里,就完成了“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十万青年从军运动;在抗日根据地最困难的年岁里,居然组建了上百万的民兵。广大工农民众,无论是大后方的工农民众还是抗日根据地的工农民众,都加紧生产,支援前线。其间许多工人是不要报酬的自愿加班。此外,分布世界各国的华侨,始终与祖国的抗战同呼吸共命运,或捐款捐物,或返回祖国直接参战,把金钱和生命献给了祖国的抗战。由于抗日战前是一场民族自卫战争,使得国共两党虽有磨擦,但一直能团结抗战。其间,始终没有屈服,没有放弃抗战的旗帜。中共党在抗战中始终发挥着中流砥柱的作用。以此为基础,国内政局比较稳定,民族团结抗战气纷始终高涨。

  1941年之前,只有中国一个国家对日作战,对世界法西斯作战。1941年6月苏德战争,尤其是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形势发生了变化。1941年12月下旬到1942年1月中旬,中、美、英三国两度召开联合军事会议,讨论反法西期战争的总战略,决定成立中国战区,并签署了由美、英、苏、中4国领衔,26国联署的《联合国家宣言》。至此,世界反法西斯战线形成,中国的抗日战争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织部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发展也影响着中国的抗日战争的进程。

  苏德战争、太平洋战争初期,法西斯德国和日本的军事行动都很得手。德国军队全线进入苏联境内,占领了苏联大片国土,并把战线继续向纵深推进。日本军队则占领了英、美、荷在太平洋地区的许多属地,包括菲律宾、关岛、威克岛、马来亚、新加坡、缅甸、香港和东印度等,控制了北达阿图岛,东近中途岛,南临澳大利亚,西抵印度的广大水域,其势汹汹,不可一世。然而,战争终于有了转机。这个转机分别是以1942年7月至1943年2月间的斯大林格勒战役和1942年6月的中途岛战役。

  斯大林格勒战役后,苏联红军在各个战场先后转入反攻。1943年底,收复为德军所占领的国土的2/3。1944年上半年,把德国军队全部撵出了苏联国地。从秋季开始,苏联红军垮境作战,接连击溃了在波兰、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南斯拉夫境内以及挪威北部的德国军队,把战争引进了德国本土。在这一有利战机中,美英盟军迫使北非德军投降和意大利政府投降后,于1944年6月,在德国北部的诺曼底登陆,开辟了欧洲第二战场。这样,彻底打败德国法西斯,结束欧洲战场已指日可望。

  中途岛战役后,美国军队在太平洋战场上转入反攻。1942年8月上旬,美军在所罗门群岛的瓜达尔卡纳尔岛登陆。1943年5月,美军在阿图门岛登陆。1944年初,美军新建造的大量军航和飞机投入太平洋战场,其中大小航空母舰100多艘,飞机几千架,从而取得了太平洋战争的制空、制海权。在这一年中,美军接连在马绍尔群岛、加罗林岛、马利亚纳群岛、塞班岛、菲律宾等地登陆,日军虽顽强抵抗,但无力挽回败局,战争已接近日本本土。

  到了194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负已成定局。在这种背景下,1945年2月4至4日,反法西斯战争的三个主要国家的领导人,即苏联苏维埃人民委员会主席斯大林、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总统丘吉尔,在苏联境内的克里米亚半岛的雅尔塔城举行会议。就最后打败德、日法西斯的重大问题进行了讨论,最后发表了《克里米亚声明》,签订了《雅尔塔协定》。《雅尔塔协定》的主体内容是:在德国投降及欧洲战场结束后两个月或三个月内苏联将参加同盟国方面对日作战。

  就在雅尔塔会议后不久,1945年4月5日,苏联宣布废除在1941年4月3日同日本签订的《苏日中之条约》。4月30日,苏联红军攻占了德国首都柏林。5月8日,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欧洲战场结束。一迤欧洲战场结束,苏联红军开始东调,准备履行参加对日作战的《雅尔塔协定》。

  也在雅尔塔会议后不久,美国在太平洋战场上取得了新的进展。1945年3月16日,美军夺取了距日本本土仅1000公里的硫磺岛。随后经过62天的激战,美军攻占距离日本九洲只有500公里的冲绳岛。并开始对日本本土进行大规模轰炸。为了运用政治手段迫使日本投降,7月17日至8月2日,美、英、苏三国首脑又会谈于已被占领的德国柏林西南的波茨坦。7月26日,以中、美、英三国名义发表了促令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在日本拒绝投降,呼唤继续作战时,苏联红军东调完成,参战日期逼近。也就在这当口,美国抢先苏联出兵一步,于8月6日,在日本广岛扔下了第一颗,日本伤亡12.95万人。8日,苏联发出对日宣战通牒,正式对日作战。8月9日零时,100多万苏联红军从贝加尔湖到太平洋的总长达4000公里的战线上,三路同时对驻中国东北的日军发起攻击。同日,美国又向日本长崎扔下了一颗,日本伤亡4.87万人。

  至此,日本继续作战计划完全破灭,心理战线彻底崩溃,迫使日本只能选择投降。

  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节节反攻作战中,中国战场也展开了对日反攻作战。中国战场的反攻是由局部反攻过渡和发展到全面反攻的。其中,局部反攻先后出现在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全面反攻则主要由敌后战场承担。

  缅甸北反攻战役1941年底至1942年初,中美两国政府协议,成立了包括中国大陆、法属印度支那、泰国和缅甸在内的中国战区。随后,为配合缅甸、印度地区的英、印军作战,中国政府组成了兵力约10万人的中国远征第一路军开赴缅甸。1942年 5月日军攻占缅甸北部,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大部退入云南,少部退入印度,组成中国驻印军。年底,中国又从国内空运2.3万部队进入印度补充中国驻印军。1943年10月,太平洋战场英美盟军已完全掌握了战争主动权。在此情况下,中国军事当局与盟军联合参谋部协定中国驻印军主力和英美军一部,向缅北推进。1943年10月29日,中国驻印军攻占了胡康河谷的新平洋。12月18日,攻战于邦。1944年1月,攻克太洛。2月,攻占太白家,日军向孟关方面溃退。这为缅北攻势铺平了道路。3月5日,中国驻印军越过原始森林迂回至孟关南面,切断了日军补给线,并协助主力攻克了缅北门户孟关,占领了整个雷多公路的一半。接着,中国驻印军向退守孟拱河谷的日军展开进攻。经两天激战,攻克孟拱。残敌逃往密支那。密支那为缅北第一重镇。5月17日,由中美两国军队组成的突击队开始向日军外围据点攻击。经过两个多月的激烈战斗,8月5日攻克密支那。10月15日,中国驻印军分左右纵队,向印道、杰沙亘瑞古发起攻击。11月上旬,左纵队的一部完成对八莫的包围,并逐渐缩小包围圈,12月15日攻战八莫。日军5000余人除60多人泅水逃脱外,全部被歼。左纵队的另一部向南坎急进。12月3日,与日军遭遇,并对南坎之敌形成包围。1945年1月14日,攻克南坎。而后,中国驻印军向芒友进击,1月27日攻占芒友,与中国远征军会师。3月8日,攻克腊戍。缅北作战胜利结束。

  滇西反攻战役1942年四五月间,入缅作战的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大部分退入云南,日军第五十六师团乘势于5月上旬侵入云南,占领了怒江以西地区,与中国第十一集团军对峙于怒江两岸。应美国要求,1942年下半年,中国军事委员会军令部提出《中英美联合反攻缅甸方案大纲》,规定中国以15至20个师的兵力从云南方面反攻,另以英美陆军一部配合中国驻印军,以主力由印度方面陆地正面反攻,一部经海上由仰光登陆。在1943年和1944年两年中,先后有中国远征军的5个军接受了美式训练和装备,为日后滇西反攻战役打下了坚实基础。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强渡怒江,开始反攻。5月11日,远征军一部围攻高黎贡山最北的重要据点北斋公房,而后又以主力迂回袭击、攻占马西关和桥头两地,完全切断北斋公房敌人后方主要的交通线。远征军另一部则一路进击,进抵瓦甸江、江苴街以东一线日,分别由三江口、攀枝花渡河。渡河各部奏效后,正值中国驻印军对密支那展开攻击,日军难能在短期内调动兵力增援滇西,故中国远征军迅速转入攻击。6月1日,攻克腊猛。9月14日,攻战腾冲。11月6日,攻克龙陵。1945年1月27日,与驻印军会师缅北芒友,打通中印公路,中国云南省全境收复。3月,中国驻印军又攻占腊戍,滇西反攻作战胜利结束。

  华北敌后战场的反攻作战与世界反法西斯战场和中国西南部正面战场的反攻相呼应,在日军从华北调出9个师团兵力参加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之际,华北敌后战场中的山东、晋察冀、晋冀鲁豫等军区八路军主力,自1944年初开始,向日伪军发动了为期1年的大规模反攻作战。其间,山东军区部队共歼灭日军4800人,伪军5.4万人,争取伪军1.1万人反正,收复县城9座,收复国土4万余平方公里,解放人口930万人。晋冀鲁豫边区部队共歼灭日伪军7.6万人,收复县城11座,收复国土6万余平方公里,解放人口500余万 。晋察冀军区部队共歼灭日伪军4.5万余人,拔除据点、碉堡1600余处,收复村庄3100余人,解放人口40余万。

  华中敌后战场的反攻作战与华北敌后战场开展局部反攻作战同时,华中新四军也趁日本调出8个师团参加湘桂作战之际,展开了局部反攻。在一年对日作战中,共歼灭日伪军5万余人,收复国土7400多平方公里,解放人口160余万。

  抗日战争的局部反攻作战,大量消耗和牵制了日军,有力地配合了其他战场的作战。同时,抗日战争的局部反攻作战,又极大地提高了中国军队反攻作战能力和作战经验,为日后不久的全面反攻作了战略上的铺垫。

  1945年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决定,“开始使用中国战区内所有陆军空军及后勤机构,对在华之日军予以强烈紧密之进攻。”但是,由于正规军队大多偏处西南各省,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形势的发展远比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预计快得多,当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时,军的反攻部署还没有就绪。因此,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原定的反攻计划未及实施。相反,由于敌后战场早在1944年即转入局部反攻,作好了随时全面反攻的准备。且八路军、新四军所在华北、华中地区具有对日军展开全面反攻的有利战略位置。这样,中国战场的全面反攻的重任历史地落在了中国敌后战场的肩上。

  就在苏联红军出兵对日作战的8月9日,中共中央主席就苏联对日宣战及时发表了《对日寇的最后一战》声明,指出:“由于苏联这一行动,对日战争的时间将大大缩短。对日战争已处在最后阶段,最后地战胜日本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时间已经到来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民的一切抗日力量应举行全国规模的反攻,……对于一切不愿投降的侵略者及其走狗实行广泛的进攻,歼灭这些敌人的力量。”10日,日本政府向同盟国发出乞降照会,但日本大本营仍命令各地日军坚持继续作战。为歼灭拒降的日军,中共中央于10日指示各中央局、中央分局和各区党委,“应立即布置动员一切力量,向敌、伪进行广泛的进长篇 。”同日24时,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向各解放区地所有武装部队发布第一号命令。紧接着,朱德又于11日8时、9时、10时半、11时、12时和18时连续发出第2、第3、第4、第5、第6和第7号命令。命令晋察冀、晋绥和山东军区以及在华北之朝鲜义务队,各以一部分兵力向察哈尔、热河、辽宁、吉林等地进攻,配合苏联红军作战消灭抗拒的日伪军;命令各解放区部队向本区一切敌占交通要道城镇展开进攻,迫使日伪军无条件投降。

  根据上述指示和命令,敌后战场义无反顾地展开了对日全面反攻作战。在东北,八路军沿北宁路和渡过渤海兼程进入东北,配合苏联红军作战。20多天里与苏联红军共歼灭日本关东军67万余人,收复全东北。在华北,晋察冀方面八路军,先后收复了张家口、秦皇岛、山海关等重要城市,包围了北平、天津、保定;冀热辽军区的八路军主力,进入辽宁、吉林;晋绥方面,八路军向平绥路西段、同蒲路北段进攻,攻占了归绥和太原外围据点。晋冀鲁豫方面,八路军向平汉路中段、陇海路中段进攻,收复了许多城镇。山东方面,八路军向津浦路中段、胶济路和陇海路东段进攻,并进逼青岛、海州和连云港。在华中方面,新四军向沪宁、沪杭甬、浙赣、淮南等路及津浦路南段、陇海路东段进攻,直通上海、南京。在华南,华南抗日游击队向广九、潮汕两路进攻,直指广州、汕头地区。

  据统计,在敌后战场的全面反攻作战中,共歼灭日伪军35万多人,收复县以上城市250多座,并一度攻入天津、石家庄、上海等大城市,切断了北宁、同蒲、平汉、津浦、正太、陇海、胶济等10条铁路线,取得了反攻作战的重大胜利。

  正是在中国军队和反法西斯各国军队的共同反攻战下,日本政府于8月14日决定投降。15日,日本天皇向全国广播《停战诏书》,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9月2日,在东京湾的美国军舰密苏里号上举行日本投降的签字仪式。日本政府代表重光葵、大本营代表梅津美治郎和盟军代表及中国、苏联、美国、英国、法国、荷兰、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国代表在日本投降书上签字。9月9日,中国战区日本投降仪式在南京举行,冈村宁茨代表日本大本营、何应欣代表中国政府在日本投降书上签字。至此,中国的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

  日本的全面侵华战争,使中国遭受了有史以来任何战争、任何国家都不曾有过的巨大的损失。

  据战争结束之际中国赔偿委员会的统计,8年战争中,人口伤亡为12784974人(其中军人伤亡3227926人,平民伤亡9134569人,军人因病死亡422479人)。财产损失5591384万美元(其中全国公私财产直接损失3133013万美元,全国公私财产间接损失2044474万美元,军费损失416896万美元)。[4][④]仅以财产损失而言,如果日本政府每年以相当于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时的1937年一般财政支出的全额对中国进行战争赔偿,日本需用近半个世纪才能赔偿完毕。而据90年代的重新调查研究的不完全统计,中国军民伤亡总数达3500万人以上[5][⑤],直接财产损失1000亿美元(按1937年美元计算),间接经济损失达5000亿美元[6][⑥]。按照这一统计计数,则是日本政府一个世纪都无法赔偿完毕的。

  日本的全面侵华战争,使中华民族蒙受了无法用数字进行统计的民族耻辱和心理伤害。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的目的,是以战争的手段征服中国,使整个中华民族亡国灭种。在战争期间里,日本军的杀戮、占领、掠夺、强奸,等等。给中国民族带来至深且巨的民族耻辱和心理、精神伤害,是永远无法消除的,是永远无法赔偿的。

  日本的全面侵华战争,迟滞了中国自1912年以来的现代化进程。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民族工业曾一度蓬勃发展。1912至1920年间,中国工业平均每年增长率高达13.8%。从1926年至1936年间,中国经济已具备“起飞”的制度基础,在若干方面,已萌露“起飞”的迹象,如果没有日本全面侵华战争,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的步伐将大大加速。正是日本全面侵华战争,使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中断,迟滞了中国社会的发展。

  中国付出了如此重大的代价,但这一重大代价不是无偿的,也不是等价的。中国的抗日战争不仅使日本付出的相当的代价,据统计,8年战争中,日军在中国战场上战死44.7万人,相当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战死日军总数113万的33%,[7][⑦]日本用于中国的战费约120亿美元,相当全部战费340亿美元的35%。④另一统计认为,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共伤亡195万人,其中在中国战场伤亡133万人,占伤亡总数的70%⑤。而且,战争是以中国的胜利和日本的战败投降为结局的。因而,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抗日战争的胜利彻底粉碎了日本灭亡中国的野心,保全了中国的国土,促进了中华民族的党醒,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抗日战争的胜利,不仅恢复了卢沟桥事变时的国土,而且收复了九一八事变后为日本占领的东北和热察,接了甲午战争后为日本强割达50年之久的台湾及附近岛屿。抗日战争的胜利,保卫了中华民族的不灭,捍卫了中华民族的尊严与自重,并促进了整个民族的觉悟和团结的程度。抗日战争的胜利,一扫百年来对外战争中屡战屡败的屈辱历史,成为百年来无数次反抗外来侵略战争中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战争,并一跃成为反法西斯同盟国中四大强国之一。这些,就诚然如在战争期间所指出的那样:现在的抗日战争,“使中国人民付出了并还将再付出重大的牺牲;但是同时,正是这个战争,锻炼了中国人民,这个战争促进中国人民的觉悟和团结的程度,是近百年来中国人民的一切伟大斗争没有一次比得上的。”[8][⑧]“长期而又广大的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的壮举,惊天动地的伟业”。[9][⑨]抗日战争的胜利,促进了中国和中国革命力量的大发展。抗日战争开始时,中国全国党员4万,中国领导的军队不足3万,完整的革命根据地仅存陕此。通过8年的抗日战争,到抗战结束时,中国全国党员发展到121万,为战前的30倍;中国领导的军队发展到127万人,是战前的40倍,并组建起了200万民兵;且拥有了除陕甘宁以外的大小18块抗日根据地。同时,经过抗日战争的新的实践,中国还在政治上、思想理论上成熟起来。作为政治上、思想理论上成熟的标志,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形成了思想。中国组织、中国革命队伍的发展和中国政治上的成熟,不仅是争取抗日胜利重要和决定性的因素,而且为中国夺取革命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一点,又诚然如周恩来在抗日战争中所预言的那样:“说不定革命是通过抗日战争而发展到取得政对的。”[10][⑩]

  中国抗日战争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重大贡献。中国对日作战最早,时间最长,即便是以卢沟桥事变为起点,中国也进行了长达8年的反法西斯作战,比苏联的对德作战和美国的对日作战的时间长4年多,从而最大量地消耗了日本的战争力量。中国战场又牵制了大量的日本军队,太平洋战争之前,中国战场单独抵抗着几乎全数的日本军队。据计载,到武汉、广州两个战役结束时,日本投入中国的兵力即达24个师团,约100万人,其本土仅剩1个近卫师团。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的70%陆军和近1/3的海军仍陷在中国战场不能自拔。这样,中国战场始终是反法西斯战争的主战场。此外,中国不仅组建远征军先后两次入缅,直接参加了印缅战区对日军南方军和缅甸方面军作战,而且还由于中国的长期作战,牵制了大量的日军,从而在整个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起到了打破日本“北进”苏联的战略企图和迟缓的太平洋战争的爆发的全局性战略作用。这些都充分证明中国抗日战争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